偷偷摸摸更新指绘



小红鸟真可爱



快上棉签!!!






ps:姿势借鉴素材

少年版格林德沃,看到长发盖,怀念一下杰米的少年格林德沃,第一次指绘献给我永远的格林德沃。


ps:第一次指绘,线条略粗糙

初代英雄的落幕


2018年11月13日,清晨,很冷,惊闻斯坦·李老爷子去世,心里头第一个反应是不信,但是2018年带给我太多意料之外的事情,我内心惶恐不安,希望这个消息是假的,但是没有一点扼制的蔓延打碎了我的奢望


前些日子,东方江湖少了一位金庸老爷子,现在,西方漫画界少了一位斯坦·李。


“漫威之父”斯坦·李,我们最亲爱的老爷子,终究还是没有像奇异博士一样打败时间,而是随着2018年巨星陨落的浪潮一起消失了。太突然了,很多漫威粉心中可能还停留在《毒液》中,老爷子悠然的牵着一条小狗。


他的一生是传奇的。我们失去了一个创意天才,超级英雄界的先锋力量,Excelsior。


他是英雄,是我们的英雄,斯坦·李出生于1922年,1941年第一部作品《美国队长》问世,随后又陆续创作了一系列的超级英雄,现在的漫威角色《蜘蛛侠》《钢铁侠》《雷神》《绿巨人》《X战警》《奇异博士》等,90%与他有关系,1972年成为漫威的负责人,1998年离开漫威成立了自己的公司,破产后又创办了POW!娱乐公司。


相信很多人都是在漫威电影中的客串认识的斯坦·李老爷子,他酷爱客串电影,漫威宇宙的电影基本都有他客串的身影,在《复联3》客串了小蜘蛛校车的司机,明年上映的《复联4》应该是他客串的最后一部电影。


《复联4》的剧情大家都或多或少的了解,必定是初代英雄的落幕,老爷子怕是也是随着他创造的那些最宝贵的“孩子”一起消失在银幕上,我相信,他们终究会找到另一片净土,开始新的传奇


《复联4》这部集大成之作,终将成为他的大银幕绝响。


作为一个漫威粉 ,随着《复联4》,随着斯坦·李老爷子的离开,感觉自己的时代也已经过去了,很悲伤,也很茫然,希望今后一切都好吧。


斯坦·李老爷子,一路走好。


于2018年11月12日去世,享年95岁


他的个人官推上是人们最难忘的那句:"精益求精"(Excelsior)


DC官方:他改变了我们看英雄的方式,现代漫画将一直有他不可磨灭的印记,他那感染人心的热情,让我们想起自己爱上这些故事的初心。


凯文.费吉:对我个人的职业生涯以及漫威影业影响最大的人,就是斯坦.李。他是不朽的传奇,将与我们同在


克里斯·埃文斯:独一无二的斯坦.李,他所散发出来的爱和善良的气息,将在那么多人的生命中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记。Excelsior!


汤姆.霍兰德:我们那么多人都从他身上获益良多,漫威之父给了无数人快乐,这是多么棒的人生和成就,愿您安息。


休.杰克曼:我们失去了一个创意天才,他是超级英雄界的先锋力量,很骄傲能成为他的作品遗产中的一份子。


塞巴斯蒂安·斯坦:谢谢你,伟大的传奇,我们永远想念你。没有你,就没有现在的我。


Stan lee is Fvans



心态爆炸

毒埃是什么绝世美味cp

毒液又傲娇又可爱,埃迪又怂又可爱,两个都巨甜。

毒液这是个啥片啊,看反派(有点帅的反派)像是个科幻片,看毒液疯狂恰人像是个恐怖片,单看汤老湿像是个喜剧片,看毒液x汤老湿基情满满,最后那段便利店又是超级英雄片了。真实啊真实。

准备爆肝码字了


【小饼生日第七弹】Angels and demons


You are the devil, and I fall for you, become your pious messenger, from now on you are my faith, and I incarnate evil.


你是恶魔,而我为你倾倒,成为你虔诚的使者,从此你就是我的信仰,而我化身恶


我会一直一直陪着你,你是我的信仰


ps:脑补了黑化展耀


ps:蹭一波生贺美图

【小饼生日第六弹】【瀚冰】论枸杞精是如何喜欢喝自己的洗澡水的

【小饼生日快乐】【瀚冰】论枸杞精是如何喜欢喝自己的洗澡水的


梗:论一个枸杞精如何混迹在人类之中,而且逐渐喜欢喝自己的洗澡水(划掉)成功绑定人类的故事

cp:瀚冰

分级:全年龄

沙雕画风,剧情沙雕,人物痴汉沙雕,小饼内向吐槽向。


季肖冰不仅仅是一个佛系的小明星,也是一个修炼千年,呼风唤雨的北方枸杞,也就是说,他是一个千年的枸杞精。


天知道他是怎么修炼成妖精的,只记得有哪天,他就开始有了意识,一直挂在枸杞树上,吸收天地灵气,等落了地就变成了人的样子,更是后来糊里糊涂就去开始了演戏,幸好也有点天赋,也肯努力。


但是……你说这个枸杞精,每隔个几天就想回枸杞树上呆着,十天半个月都呆在树上碎觉,佛到了一种境界。这怎么火,哎呦喂。


要说他当演员这几年最意料之外的事情就是因为拍戏意外认识了高瀚宇。俗称高怼怼,这个身高不足一米八(季大枸杞认真比对了自己标准的一米八的身高)的名义上小两岁,实际上小好多好多岁的娱乐圈同事。


而且,自从认识他之后,他爱喝自己的洗澡水的传言就在妖界传来了,明明他就是一个人类,你们为啥你们都听他一个人类的,不听我的(枸杞式好奇???.jpg)


“诶,大爷,你这是在养生呢,这保温杯还泡着枸杞?”高瀚宇看着这个好看的男人偏偏像是个大爷一样泡着杯枸杞自从那小子叫起大爷之后,这倒是成了他的专属称呼了。


季肖冰没有理他,不是因为觉得这个问题沙雕,而且他其实分了几分灵识在杯子里泡澡,他可没有闲工夫和一个人类聊天,浪费这么好的休闲的时间。


高瀚宇见季肖冰没有理他,也没什么表示,他已经习惯了,季肖冰在剧组也是一直喜欢一个人呆着,得他死撩才肯露出点别的态度,自顾自的说话“大爷给我点尝尝。”把保温杯倾倒,倒到自己的杯子里,在杯子里的季大爷只感觉到了自己一阵天旋地转然后落到了一个玻璃杯里,迎面就是高瀚宇的……一张大嘴。


回过神来,就看见高瀚宇一口喝掉枸杞泡温水,还把他附体的枸杞给吃了,恼羞成怒额,“高瀚宇,你在干什么?”面上是一副生气的样子,但是眼神飘忽,耳朵发红,他被别人吃掉了啊啊啊啊啊啊。


高瀚宇以为季肖冰真的喜欢枸杞水,才生气的,小心赔笑,“大爷,别生气,你这么喜欢泡枸杞,我下次带你喝茶。”末了,又小小的问一句,“你这枸杞哪买的,喝了挺舒服的。”


我是喜欢泡,但是我不喜欢喝啊。



一个难得的双人采访


“你们是不知道,这大爷最喜欢的就是枸杞泡水,我上次…………”高瀚宇一谈起季肖冰就是滔滔不绝的介绍,好像比他本人还要了解他,季肖冰就在旁边看着笑笑不说话。看季肖冰在一边没话聊,高瀚宇很自觉的把话搭上去,“就拿枸杞来说,来,大爷你说说这枸杞能干啥。”


想着别的事情的季肖冰老师此刻正在……发呆,听到高瀚宇问他,下意识的回答,“活血化瘀,”这可是他当枸杞那么多年来的经验之谈,你要是让他介绍枸杞的功效,他绝对能说上三天三夜,但是现在是问他枸杞泡水的事情。


“看吧,大爷就是这样喜欢养生,喜欢枸杞。”那一副骄傲的样子,洋洋得意的有点欠揍,好像季肖冰会养生就是他会养生一样,夸他就是夸我(小奶式傲娇,哼唧!.jpg)


不,我不喜欢喝,虽然枸杞泡水味道很好,好喝又养生,是休闲补身的佳品,但是都架不住他本人就是一个枸杞精,谁会喜欢喝自己的洗澡水啊摔,就算那个水再甜美,再如何有营养,也改变不了那个其实是季大爷的洗澡水这一个事实。


“季老师,听说你喜欢喝枸杞泡水,那你为什么会喜欢这样的养生方法。”终于在一个单人的采访上,有一次出现了这个问题。


“我也不知道是从哪传出来的,就很奇怪,其实我个人是不太喜欢喝枸杞泡水的,相比于枸杞水,我很喜欢去喝美式咖啡”季肖冰一本正经的解释。


本来如果只是高瀚宇自己认为认为还没什么大问题,关键这件事已经经过高瀚宇的嘴,传遍粉丝之间了,结果不知道怎么

的妖界也有不少人知道,还有人去爆料给了妖界闲闻趣事栏目,这下好了,所有妖都知道了,季肖冰这个远近闻名的千年枸杞精,居然喜欢喝自己的洗澡水。这得多变态,才喜欢喝自己的洗澡水


季肖冰表示,手动告辞,再传下去,他要不要在妖界混了。


对面的采访小姐姐茫然的眨了眨眼睛,这怎么和他了解的不一样呢,不是说好了是一个养生的剧本吗?怎么突然不养生了。对面的漂亮小哥哥,你剧本是不是拿错了(尔康手.jpg)



这节目播出之后,引发了一阵讨论,因为在他们的认知里,季大爷是一个爱养生的乖宝宝形象,万万没想到挖坟出来,还有一个放荡不羁的霸道机车男的曾经,哇哦。


作为季肖冰的头号颜粉高瀚宇,也是认认真真准时在晚上守着拜访发布,什么,季肖冰,季大爷居然是不喜欢喝枸杞泡水的,那他不是给他胡乱加人设了吗?,想想之前在季肖冰面前的一副傻样,他就想哭。


不行,他得去找季肖冰,说清楚。


所以等季肖冰一回到北京,接到消息的高瀚宇就揣着一杯枸杞泡水 就去见他了,“大爷,我在这”高瀚宇遥远的挥手,让对方看清楚,等走进过去才发现季肖冰是一副严肃的样子,难不成他把事情搞大了?


“大爷,我,我真不是故意的,这不你不是没拒绝了吗?”想起来好像大爷也的的确确没有和他说过他喜欢喝枸杞,只是他自己这么猜的,可惜没有猜中。


“没事,这次的事我们就算跳过。”


高瀚宇微微点头,突然想起来自己带来了的一个杯子,里面放着枸杞水,本来是想给他的,但是既然季肖冰不喜欢喝,只好高瀚宇解决他,打开杯子喝上一大口。


季肖冰注意到了他在喝什么,却是一脸惊讶,“你这是在喝什么!”


高瀚宇不假思索,直接到回答他,“在喝枸杞泡水,我自己喝就好了。”


“你,你,你居然敢喝别的枸杞泡的水。”人类果然是三心二意,妄想左拥右抱,三妻四妾,喝了他泡的水,还去染指别的枸杞,这真的是水性杨花,呵,人类,呵,男人。


生气


高瀚宇:???(高小奶懵逼脸.jpg)



ps: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枸杞精,灵感来源于hm最新热评第一条哈哈哈哈哈哈“难道冰淇淋们,发现我枸杞精的身份了?”


ps:小饼生贺嘿嘿嘿速写一篇



【小饼生日第四弹】




渣涂一只新鲜小饼


手绘小白奉上

【小饼生日第三弹】【瞳耀衍生】所识非人(2)

梗:轩辕破还是个刚刚可以化形的林中精怪的时候就遇见了伯邑考,伯邑考温柔,一副大家公子的气质,他们处于友谊以上,恋人未满,即使后来伯邑考被妖孽陷害,死于非命,轩辕破依然记着他,很久之后,他遇见了陈友谅,谅仔和考考一模一样,小破熊以为他们是一个人,去接近谅仔,两个人接触互相喜欢,但是后来谅仔得到一把古琴,是考考的琴,小破熊看出来了里面藏着精魄,是伯邑考的灵魂,伯邑考认出来了小破熊是轩辕破,两个非人类浓情蜜意的时候,被谅仔撞见,然后和轩辕破分手,因为谅仔以为自己是替身……




cp:瞳耀衍生,破谅,破考。




分级:PG—13




n年不写古风,可能揪文字有些不顺口,文笔渣。不是3p,不是3p,不知道算不算HE






“是我唐突了,敢问这位兄台的姓名。”陈友谅缓了过来,急忙的凑前过来,扯开话题,再要是不扯开这个话题,那个人要是问出什么不得了的话,可不是要尴尬着了,他初见这个男人,就有着淡淡的好感,虽然,不知道到底是因为什么,可能是因为刚见的时候就是看他被欺负,多了一些怜悯。






看他这般殷切的样子,轩辕破有些不适的退缩,即使是公子,也未和他如此的亲近,更别提这样凑上去,轩辕破甚至看得到对方的卷翘的睫毛,像小扇子一样,“在下叫做。”




他也有犹豫过 ,毕竟妖,是不可以说出自己的真名的,说出真名就可能被有心之人利用,这是妖界的大忌,但是鬼使神差的,他就是不想用一个假的名字去欺骗他。“轩辕破,我的名字,轩辕破。”说起来,这两千年小心翼翼,这次决定要和这个人接触,那那还能这样畏畏缩缩。






“轩辕破,轩辕。”陈友谅细细的品读着这个名字,破这个字,萦绕在在舌尖爆破开又弹了出去。心里好像对这个名字有些熟悉,他想着,可能是多读着什么话本,所以对这个名字有了眼熟,没有太多的怪异,见轩辕破给了他,他的名字,心中对他的好感越盛,“兄台可是有个好名字。”




轩辕破听他这么一说,倒是想起来当初,伯邑考公子,第一次知道他的名字的时候,也是这么说的,“熊,可是有个好名字。”是个好名字,这是一个好名字,这个名字只有为数不多的人知道,其中就包括了伯邑考,和眼前这个年纪不大的青年。想到这,轩辕破勾唇笑了笑,本来看起来丰润Q弹的粉色唇被拉平,勾起了一个好看的笑容。




陈友谅难得的看着一个男人红了一张脸,“轩辕破,”他结结巴巴的唤道,“你也是为了这个鉴宝大会来的吗?”陈友谅以为自己已经在男人中已经是风神玉秀,玉树临风了, 没想到他今日遇到的这一位公子,虽然不是第一眼就惊心动魄的好看,但是实话来说,他是越来越好看的那一种,越看越有独属于轩辕破的味道,他或许没有完美的五官,但是组合在一起又有一种凌厉的气质,他真好看 ,陈友谅有些呆痴的扶起心口,为什么他会觉得他这么好看。




“你称呼我轩辕就好了 ,”本来轩辕破是想让他叫他破的,但是两个大男人也不好如此的亲密,退而求其次,称呼姓氏也是一个好的方式,而且,轩辕破掩住眼帘,唯一一个叫过他,破,的,只有他一直不会忘记,也不舍得忘记的伯邑考公子,他决定一辈子放在心上的人。






陈友谅满口答应,“那你也唤我,”忽的想起,如果唤对方轩辕,那也要礼尚往来,“唤我友谅,轩辕,你就唤我友谅就好了。”他还未取字,就称呼他名,就好了……




他茫然想起当初还是幼儿稚童时,他的祖母总是那样轻声的呼唤他的名字,用独属于稚童时的小名,“谅仔,谅仔”忽然有一点害羞,如果让这个公子喊这个名字,捂脸,他在想什么。




“好。”轩辕破感觉他的个性好像有几分伯邑考公子在私底下和他玩闹时的样子,总是忽然的脸红,不知道那脑袋里总想着些什么,面皮子也薄,稍微害羞就有几分红色抹上了面颊。




“嗯,”陈友谅回答道,两个人相顾无言。




这只是沉静了一会,两个人看久了,竟然共同噗嗤一声的笑了出来,陈友谅又回到了之前那个问题,清一清喉咙,“轩辕,你可是为了那个鉴宝大会而来的。”这次大会可是召集了四面八方的人物,为的不就是那些个宝物吗,不知道轩辕破是不是为了这些东西。




轩辕破倒是疑惑的看他一眼,他才刚下山,哪知道这凡尘有什么大事发生,又有什么宝物可鉴的,而且不说别的,在这些妖怪的眼中,人间的奇珍异宝可真是没什么吸引力的?




不好驳了陈友谅的面子,他略微沉思:“在下,才刚刚离家,不知这个地方发生了什么。”他无意参加什么鉴宝大会,但是若是无事,也可以去看看。




“轩辕,怕是不知了”陈友谅面上扬起喜意,他可以好好和轩辕破说一说了 ,不然,他都快怕他们之间没有什么话题了,“这个是最近才出来的消息,”他伸出一只秀丽的手,指甲修剪的干净整齐,遥遥的指着那个最高的建筑,“就是那里”




“哦!”轩辕破纵观这周边,就属他指着着的这个红瓦的高楼最为雄伟壮丽,这是百十年都未出世的轩辕破未曾见过的,当初在公子那,可能是因为建筑技术还未发展,虽然有繁华的雕饰纹路,曼丽的绢布红袭,但是却是建的低迷“这倒是真的高。”




“对,”陈友谅收回目光,转向轩辕破,“在那,再过几天”他这次特地来这参加这次鉴宝大会,就是为了那具琴,据说那把伏羲琴是武林至宝,但是流传那么久都没有这样真正的说法,对于一个爱琴之人,陈友谅是无所谓那个传说,他只是神往那具古琴。




“有很多的宝物,在那天会出现,有人会买下他们,成为他们新的主人,比如那具伏羲琴。”陈友谅的声音里带着一丝的羡慕和渴望,伏羲琴在爱琴之人的心目中,某过于诗中的太白诗,舞中的惊鸿舞。




“伏羲琴!”轩辕破听到这个熟悉的名字,恍如隔世,“你说,那天,那个鉴宝大会有伏羲琴,伏羲琴,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沦落到这种地步,想起当年,伏羲琴是公子的琴,自得尊贵,每日焚香以侍。现在居然在现在被人拍卖。




如果只是凡物,或许轩辕破还不会如此的激动,但是那是伏羲琴,开了灵智的伏羲琴,虽然当初初见时还是懵懵懂懂,只知道亲近有灵气的东西,但是,他唯一承认的主人只有伯邑考,只有大公子,怎么会像现在这样。




轩辕破有些难受。陈友谅看他的神色不对,小声的试探,“原来轩辕也是为了伏羲琴来的。”眼睛却突然亮了起来,“难不成,轩辕也是一位爱琴之人。”心里面充满了对遇到知己好友的喜悦。




“嗯。”轩辕破本来想辩解,其实他之前根本不知道有什么伏羲琴,也不是为了这个鉴宝大会而来的,但是他已经知道了伏羲琴的事情,就不可能会错过。“我定要好好看看,这个伏羲琴是什么样子。”轩辕破头疼,怎么的下一次山,老是让他想起他的公子。




陈友谅想着自己居然遇到了一个如此和缘的人,不想和他分开,“轩辕你应该是初到这吧,我来此几日,也没见过你,怕是刚刚来此,不知可否找到落脚的地方,我就住在那个客栈,可等我们一同前往”陈友谅引轩辕破看到了一副迎风招展的旗帜,上面好像写着客栈的名字。




ps:我爱奶凶奶凶的陈友谅。谅仔,情窦初开的谅仔真好吃。这篇文的人物设定是这样子的 伯邑考是冷静自持,颇有才气的贵族公子,陈友谅是初涉江湖,情窦初开,傲娇的小少爷。轩辕破对于当初的伯邑考公子是依赖,是会傻傻的被伯邑考宠着,对于这个陈友谅,就是被依赖,因为轩辕破要是几千年的大妖,不可能再这样装傻充愣。所以更稳重。而且陈友谅还是一个江湖小白,一身武功但是涉世未深。所以突然出现这样一个人物就会很是喜欢了。




PS: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小饼生贺第三弹



【小饼生日第二弹】【瞳耀衍生】所识非人

梗:轩辕破还是个刚刚可以化形的林中精怪的时候就遇见了伯邑考,伯邑考温柔,一副大家公子的气质,他们处于友谊以上,恋人未满,即使后来伯邑考被妖孽陷害,死于非命,轩辕破依然记着他,很久之后,他遇见了陈友谅,谅仔和考考一模一样,小破熊以为他们是一个人,去接近谅仔,两个人接触互相喜欢,但是后来谅仔得到一把古琴,是考考的琴,小破熊看出来了里面藏着精魄,是伯邑考的灵魂,伯邑考认出来了小破熊是轩辕破,两个非人类浓情蜜意的时候,被谅仔撞见,然后和轩辕破分手,因为谅仔以为自己是替身……




cp:瞳耀衍生,破谅,破考。




分级:PG—13




n年不写古风,可能揪文字有些不顺口,文笔渣。不是3p,不是3p,不知道算不算HE




午醉,因为轩辕破是妖,只是稍稍微醺就醒了,公子此时安坐在亭上,颇有兴致的抚着他的那把伏羲琴,相传,此琴是伏羲和女娲的定情之物,风吹树叶,流水落地,凤凰梧桐木做材,女娲发做弦,虽然不知是真是假,但是这等尊贵的琴只有这西昌的大公子,这天下赫赫有名的琴师才配演奏。




伯邑考注意到了这边的动静,手中不停动作,一双美目,就这样直戳过来,轩辕破才从自己的思绪中晃过神来,待到反应着,小跑到他的身边,低声唤道:“公子。”




弦突然乱了,铮铮的声音,好像在预兆着什么,伯邑考望着王都的方向,他此行要前往王都,为了……为了父王,也为了西昌,但是,他看了一眼伫立在身旁的人,或者说是山中的妖,轩辕破,我该拿你怎么办。




他们相遇的故事也是缘分,偶尔心血来潮上山打猎,本就是闲情逸致的游戏,伯邑考倒真不打算猎到什么,但既然看见了猎物,自然的也不可能任意放过,好在他也心存善念,只是用弓箭射中小腿,却没想到这猎到的一头小熊,竟然直接化为人形,在当时,心不诚是无法修炼,更不说化形了,伯邑考怜惜他修炼不易,就带回去府上,一来二去竟然也有了感情,就一直留在府上做一个小小的侍读。




“轩辕破,”伯邑考不忍心看他,毕竟他打的是这个主意,“我不日要前往王都,王都人多眼杂,你就不必跟我去了,好好留在西昌。”末了,又顿了顿“毕竟人妖有别,你还是好好回到山中,修炼,莫要再被人抓住了。”如果他没有猜错,此次去王都,必定凶多吉少,而且这世道,星辰移位,定时有什么大乱,轩辕破只是一届小妖,在乱世中肯定是难以自保,还不如把他赶回去闭关修炼,等出关的时候,这事也应该了了,现在的那些个叱咤风云的人物也早化为一捧黄土,还怕什么。






轩辕破本来听到伯邑考不愿带他去,面上不显,心中却暗下打算,一定要缠着公子同意他陪着,虽然他只是刚刚化形,但是也开了灵智许久了,怎会不知道前途凶险,但是听到后面伯邑考要求他离开,整个人都慌了神,慌忙跪在地上,“公子,是我干了什么出格的事吗?求您不要赶我走。”他不像有些妖怪选择吃人吮骨增加修为,自认为也是慈悲为怀,万万是干不成什么坏事的。






“不是,”伯邑考见他反应如此之大,扶额无奈,扶起他来,“此去王都,我也不知道何时能回来,你到这等着我,不如回你的山野逍遥自在。”这次如此凶险,他也不知道自己何时能回来,可能被关押个三年五载,也可能直接客死异乡。难道还能让轩辕破一直等在这。






“不,公子,我愿意等您,不要抛弃轩辕破。”轩辕破小心翼翼的扯着伯邑考的衣袖。






“放心,你可是我养的小破熊,等我回来,我就去接你,我陪你踏遍千山万水,看尽繁华似锦。”伯邑考亲密的拍了拍轩辕破的肩膀,说着难得一见的体己话。






“可是。”轩辕破在犹豫,伯邑考已经把话说的这么明白了,轩辕破肯定不能干着阳奉阴违的事情,所以只能回到自己山中的住宿,来的伯邑考回来,轩辕破有些不知所云的害怕,但是他不敢忤逆公子的意思,只是犹豫,却不敢否认。






“轩辕破,带上我的琴,此去一程,我就不带伏羲琴了,你把我的琴封在库里,等我回来再打开,好好保管他。”伯邑考绕过琴向庭外走去,只留下后面轩辕破小心翼翼,生怕把琴弦弄断的收着琴,他知道伏羲琴的琴弦坚韧,但是他可是妖,万一使上什么怪力,他弄断了琴弦,就听不到公子抚琴了。




他们谁都没有想到,这一次的离别,竟然真的是伯邑考和轩辕破的最后一次见面。






纣王烹杀伯邑考,将他做成肉羹赐给西伯侯




山竹林,一个隐蔽的洞穴,巨大的棕色身影蜷缩着,突然打了一个寒颤,然后翻了一个身,想要继续陷入美梦,却再也睡不着了,无奈化为了人形,这正是轩辕破。




当初轩辕破在听闻伯邑考惨遭毒手,竟然被做成肉羹,被生父所食,一时间悲伤过度,气急攻心,晕了过去,恍惚间好像看见伯邑考在和他说着,这是天命,然后就消散了




梦醒后,知道即使再怎么痛心伯邑考也不会复活,想直接去杀了那个暴君,知道自己的实力,当时只是一届小妖的轩辕破,怎么样都不可能灭上商纣王的宫殿,干脆收拾东西回山修炼,不知过了多久,却在偶然听林间精怪嘀嘀咕咕,说商朝被西伯侯的公子姬发灭了,商纣王身死。




明明那个应该是公子的功劳,轩辕破心中苦闷,有点不分青红皂白的想着。




仇人都没了,轩辕破彻底做了一个闲散修士,时常就是睡个天昏地暗,好几十年,偶尔出去也只是打打牙祭。




轩辕破走出山洞,刚刚又梦到公子了,这就是彻底睡不着了,算算他也呆在这数百年了,也是时候该去走走了,想想上次出来,他恰逢乱世,没待几日又回去了,这一次该不会如此了吧!




他这样想着,一路往山下走,周遭的环境都还是山清水秀,百姓也都安居乐业,虽然这天下不是公子一脉的周朝,但是公子也是会欣慰的吧!想到公子,轩辕破里面的那一颗心又像是被狠狠的拽住一样,心酸,心疼。




收拾好心情,这么多年都这样熬过来的,轩辕破很快到了山下的城镇,虽然这个地方说不上什么很大,但是却是南北通透的地界,所以来往人也多,也有不少大人物大事件。




但是刚进入这地界的轩辕破就被别人瞄上了,虽然轩辕破外表看起来有点傻,但是看这穿着打扮,身上也不是什么粗布,还有这通派的贵气,总有些个地痞流氓想上来敲诈上一笔,或者单纯就是像个恶霸一样,看人不爽,狠狠的出口恶气。




轩辕破本来想反抗的,但是先不说他是修道之人,不得杀人,会白白的遭上天谴,而且这要是发生了什么,有道士什么的追踪过来,他可不想去再去找个山洞,本来原想就忍着,实在咽不下这口气,找个时间打他一顿






轩辕破被那人的手下,压着,想闭着眼忍耐过去,但却听闻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光天化日之下,居然敢欺男霸女……”声音却突然停顿,显然是没有看见另一个主角,一个饱受欺辱的女子,这和丫鬟小厮给他的画本不一样啊,不是应该他见义勇为,将拆散一对恩爱伴侣的恶霸打退吗?“你们为何要欺辱一个手无寸铁的男子。”




略带熟悉感的声音让轩辕破抬头看过去,却看见了那副他惦记了两千年的容颜,他忽然的心怵,眼睛微微闭合,又低下头去,低声细语喃喃着那一个缠绕在舌尖和心头上的名字,“伯邑考!”他猛地抬起头,看着那一副颇似伯邑考公子的容貌“公子。”目光灼灼,但是对方的人却没有任何的反应。




陈友谅看轩辕破以一种很专注的眼神看着他,以为是轩辕破害怕,不由放软了语调,“莫要害怕,我这就救你出来。”端的一副善意的俊秀公子的模样。




恍惚间,轩辕破就好像看着伯邑考站在他的面前,就这样,站在受伤的他面前,那是明明自己只是一个还未化形的小小野兽,却听着他对着自己说,“莫要害怕,我这就救你出来。”面如满月,风姿俊雅,眉清目秀,唇红齿白,言语温柔。一表非俗,其风情动人。




虽然说的轻巧,但是对方人多势众,渐渐陈友谅有些想后退的趋向,轩辕破不明白陈友谅和公子长的如此相像,他们有什么样的关系,但是也不想看到一个愿意帮助他的人还是一个和公子长得很像的人平白受欺负,暗自捏了一个法诀延缓了他们的动作,让陈友谅把握机会,只是一个人就打退了他们。




本来若是轩辕破未动用法术干扰世间的秩序,没有什么干扰,那轩辕破很快就可以自行回府修炼,但是他动过个法术,有因就有果,不解决这个因果,是很难继续修炼的。




而且……有如此与公子相像的人物在,他怎么可能回去。轩辕破掩住眼中的落寞。明明已经过了两千年,为什么公子的音容笑颜越来越深刻了。




“你没事吧!”轩辕破看向那个说话的人,本就俊秀姣好的面容,此刻挂上了一个明媚如朝阳的笑容,他看轩辕破怔神看着他,很快收敛了笑容,带着一丝的忧虑,配上眉间自带的天真无邪,倒有几分不谙世事的公子哥模样。






不是,他不是公子,他下颚有一颗美人痣,他带着一个耳环,显得更娇俏了,虽然他周身都满溢着贵气,看上去是个大户人家的少爷,也都是丰神俊秀的青年才俊。但是他毕竟不是公子,轩辕破是修行之人,他相信这世间有轮回转世,但是谁能保证就是一般无二的容貌,他不敢,怕发现不是那个人。




“这位公子,多谢你的出手相救,我并无大碍。”轩辕破这才晃过神来回复,瞥见那个人脱去忧愁的模样,这个人……同样的优秀,应该是公子的转世吧!他心里有几分的猜测,却又不知道怎么去证实。


“那就好,其实没什么”陈友谅可不是没注意到,这个男人有着这样的体魄,怎么可能不是一个厉害的人物,就凭着他怎么也练不出来的身材,这肌肉。陈友谅满眼羡慕,他就是练剑多年,也还是这一副白斩鸡的身材,这种身材真的让他羡慕的不行。




“要我说,你要是自己上,肯定能赢。”他忿忿不平的戳着轩辕破的臂膀,硬邦邦的肌肉,在他的触碰之下 ,微微后撤。突然意识到自己在干什么,猛地脸红,收回来了手,“我……”




“公子真是开玩笑了,我就是一个刚出山的山野村夫,怎么可能打过那么多人。”轩辕破明显就是睁眼说瞎话。看着对方如幼猫一样,小心触碰又撤了回去,心中好笑,却又不说,白白看着陈友谅脸上的红色慢慢蔓上耳根。






ps:我开始搞谅仔和小破熊了……美味






PS:这一章发过,但是我修改了,也写了后续,不要脸蹭一个生贺